文化广场
真正的启蒙
发布时间: 2016-10-18 19:53:02   点击率:223

寒假有一个意外的惊喜,那就是见到了我的启老师——我小学一年级的班主任。回想起来,已经有15年没有见到她了。15年的确变化太多,也让人感慨颇多。

我很幸运,我的启老师是我姐夫的姐姐,她教了我两年,随后就由我的姐夫把我教到初中毕业。不过,那个时候,我姐还没有嫁给我姐夫。算来,她也是我姐姐辈,大人们都亲切地喊她长翠,我们同辈的都喊她长翠姐,除开在学校,我们都喊她长翠姐。

她个子很高,长得很漂亮,常常用一个红色的方巾包在头上,身穿碎花衬衣,着淡蓝色的裤子,一双黑色灯芯绒的宽口鞋,脚上露出的是一双雪白的袜子,通体是那么干净利落,犹如秋天的一株亭亭玉立的红高粱。

她待人很和蔼,很关心学生。我们生活在海拔1300多米的高山,冬季特冷,我们上学时都带着烘笼子(种提在手上,用篾扎成外筐,里面塞上一个陶瓷碗,碗里添上燃烧的木炭,就可以取暖的自制工具),不知道为什么那个时候总比现在冷多了,山上下雪一下就是两尺多厚,房檐下拖着好几尺长的冰棒棒——我们把它称做凌钩子,平常哗哗流淌着水的大沟,到冬季就是一沟的冰,白花花的。那时候,鸡跑出来也要摔跤。下课了,我们总喜欢打雪仗、堆雪人、在雪地捕鸟,或者把板凳翻过来四脚朝天当滑雪板滑雪。她有时候和我们一起玩,不断地提醒我们和睦相处,她总是把自己烤的柴火弄得很大,随后,从柴头上把燃炭用火钳敲打下来,放进学生烘笼子中,让每个孩子把自己的烘笼子弄得旺旺的,这才带我们去上课。

她上课时我们都很乖,她也教得很好懂,课堂始终充满着欢乐,看着同伴们一个个认真听课,摇头晃脑地跟着读书,我想,长大了和她一样做个老师多好啊!那个时候,人们家庭普遍很穷,她常在课余将自己的旧裤子和旧上衣改成合适的衣服给那些家庭贫困的孩子。

在我们的印象中,她就是一位慈爱的大姐姐。孩子们都很喜欢她、依恋她,以至放学后都不愿意离开她回家。她很勤劳,放学总要做家务,譬如寻猪草,大家就围在她身边帮她寻,直至天色暗下来,孩子们才在她的的驱赶下各自回家去。

后来,她出嫁了,嫁到十里开外的低山的一个村子,丈夫是颜道武老师,师范毕业的,她嫁到那边后,所幸的还是做民办教师。

记得她生第一个儿子的那年,我们已经是亲戚了,家里自然也要去送祝米(满月打喜送礼),我坚持跟去了,跑到她卧室,坚持要抱那小孩,弄得大人们一片哄笑,让我怪不好意思了一番。

一晃我参加了高考,也真选择了教书,师范专业毕业,被分配到我们那个区的一所中学教书,一个星期六,校长找到我说,教育组安排我星期天监考,是涉及到民办教师去留的一次重要考试。

星期六下午,安排好考室,来张贴考室参考者名单的时候,出乎意料的是,参考的居然有她——我的启老师向长翠。我内心一阵震动!一种说不出的滋味在心中荡漾开去,究竟是历史的误会,还是生活和我开的一个玩笑?那一夜我辗转反侧,夜不能寐。

第二天,我早早地来到考室外等着,老远看见她向我走来,我仰望着她,嗫嚅着说:“老师,真……真不知道我会监考,我能帮你做点什么?”她笑着说:“别不好意思,万辉,你在这监考说明你出息了,我为你高兴,认真监考,不要因为我在就影响你的工作,遵守纪律,我不需要你做什么,好吗?”我鼻子酸酸的,“嗯”了一声。

考试开始了,虽然从小到大,我经历了不少考试,参加工作后也有过好多次监考,我只觉得那场考试是最漫长的一次考试,在惴惴不安中,我捱着时间,我每次看到的都是她从容淡定的身姿。我知道,只要作弊,有的是机会,有的是可以帮助她的机会,毕竟我在监考,所考内容对于一个刚师范专业毕业的老师来说都是小菜一碟。当我看到她大概是遇到了难题,眉头紧蹙,我不自觉地走过去了,我想,我一定可以帮她解决难题的,然而,当她抬起头,望了望我,坚定地摇了摇头。我内心一阵颤抖,在一种莫名的忐忑中,考试结束铃响了。

我忙于收卷,当我走出考室的时候,她还在外面走廊站着,我走过去,她笑着说:“万辉,在这种情况下,你想帮助我,我好感激啊,不过,那样我们都会不安的,因为这涉及到纪律问题,也涉及到做人问题,相信老师,会过关的。”我只觉得,心中有一股热流在流淌,我几乎是再次仰望着她,一种说不出的情愫在心中弥漫开去!

我知道,老师,你给我的启蒙教育,不仅仅是让我学会了“天”“地”“人”这些汉字,也不仅仅是让我学会了“1+1=2”的算术技巧,而真正意义上启蒙的是你教我怎样做人!

后来,她转正了,成为公办教师队伍的一员,我真为她祝福!苦苦熬了大半辈子,总算老有所依了!

一晃15年没有看见她了,也很少得到她的消息,只知道她已经退休了。

这次寒假回去,在姐姐的女儿冰山家玩,听到电话,她姑爹要过来玩,也就是长翠老师的丈夫要过来,于是冰山告诉我,等会见面了千万不要提到他小儿子和大媳妇。我心里一怔,怎么了啊?冰山告诉我,在去年一年,他的小儿子遇上车祸,抢救了好几个月,耗空钱财,人几乎成为一个植物人,后来,勉强可以行动了,可是不久,并发症发作,他还是狠心地抛开他的妻子和年迈的父母,留下一个三岁的女儿离开了人间。不久,他大儿媳妇又遭遇车祸被夺去了生命,留下了她的丈夫和一个六岁的儿子。哎,真是祸不单行啊!听着冰山的介绍,一重很厚的阴霾盖住了我沉重的心。我的老师,你能够扛住吗?

中午,道老师带着他的两个孙子,还有大儿子、小儿媳妇来到了冰山家,我和他小心翼翼地交谈着,生怕说错了一句话。人之哀莫过于老年丧子,我生怕触及到了那个可怕的话题,吃完了饭,道老师邀请我到他们家去吃晚饭,按理我本身就应该去拜访的,于是我欣然接受,毫无推辞。

到他们家的时候,推开房门,就看到她在厨房忙碌着,我走进去,她笑盈盈地望着我,眼神还是那么慈祥,让人感受到温暖,我看着她竟说不出一句话来!还是她主动给我打的招呼。于是我和颜道武老师来到客厅,天南海北地讲起一些无关的话题。

饭熟了,坐在桌上,我们酒过三巡,道老师动起了真情!大概是想到了英年早逝的儿子和撇下儿子、丈夫的大儿媳妇,于是,唏嘘不已,眼圈发红,我真一下子慌了神,不知道怎么安慰他好,望着他满头的银发,我也只觉眼泪在眼眶中打圈!

长翠老师走过来,轻声说:“喝酒喝多了吧,看伤着身体了,把我的话又忘记了吧?”道老师说:“没有,男子汉不哭!男子汉不哭!”于是,我们继续喝完了酒。这才下桌子到客厅。

男子汉不哭!我想,这大概是她经常安慰鼓励她丈夫的一句话吧!

我看见她忙碌着,该走了,我来到厨房,站在她身边,静静地看她,一同小时候那样,她边忙碌边静静地对我说:“万辉,别为我担心,我知道该怎么样生活,即使天塌下来,我们也要站着,我们还要为活着的人活着,我们不仅为自己,你看我的两个孙儿不还需要照顾吗?我很重要!”我没有说一句安慰她的话,她也不需要我说一句安慰的话!一个需要安慰的人倒在安慰别人,于是,再多的安慰话,此时已经是苍白无力了。

我摸索着拿出几百块钱,递到她手上,她坚持不收,我说:“拿着吧,给两个孙儿买点什么吧!”她这才没有推辞。

离开她家,压在我心头的阴霾驱散开了,回过头来,她还在笑着向我挥手!

即使天塌下来,我们也要站着!感谢有你!让我认识生活,认识世界,感谢你曾给我真正意义上的启蒙!回程中,朔风间的一片红叶格外醒目,任凭肆虐的寒风剐卷!

我轻松地走着路,不由得加快了步伐。

                                  临海市白云高级中学  李万辉

 

 

 

  • 主办:台州市民办教育协会   地址:台州市椒江区机场路48号(书生中学内)  
  • 电话:0576—88513550   邮件:tzmbjy@163.com   技术支持:台州华顶网络技术有限公司